Profile Photo
這是森染。灣家人。
全職沉迷中,節操已死、CP隨意。
主存文及記事用。
  1. 微博
  2. 私信
  3. 提问
  4. 归档
  5. RSS

默默收下這份安利(///艸///)

情节崩坏:

03

完成了国语作业,叶修坚持送苏沐橙回家。他们本就住的很近,公寓楼上楼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只不过大多数时间苏沐橙即使在楼梯口看见对方也是会无视的。并不是充满敌意的那种,或许只是刻意把对方当成了陌生人,透明人。

而叶修对此也只能苦笑一下,青春期的少女啊,捉摸不透。

苏沐秋还在世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对人爱理不理的。说不上是高冷,只是比较直接罢了,不主动与人交好也不被动与人为敌,懒得整天表情丰富变化多端,久而久之一些人送她了一个面瘫的绰号。不过在苏沐秋面前,她却是能好好将情绪表现在脸上的。

叶修曾说她是严重的兄控,是就是吧。

虽然现在即使她想,也无法再对哥哥露出笑容了。

因为临走前叶修的反复叮嘱,她洗完澡后好好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作业,严重的三分钟热度,大概明天就会忘记了。躺在床上的苏沐橙,透过屋顶的天窗望着窗外的星空。这个城市的夜晚,没有灯光的映衬,却能看见如此美妙的星星,算是一个不错的交换。

刚洗过的头发湿漉漉的,印在枕头上一滩水渍,苏沐橙看时间还早想等头发自然干,便拉开门走到阳台上。虽说是顶楼,这公寓不过五层,只是由于就这么独门独栋,四周没什么遮蔽物,所以吹在自己身上的风还是很可观的。

初春的夜晚,还是有些微凉。

苏沐橙一哆嗦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谁知楼下就传来噗嗤一声短促的笑声。她伸出身体朝楼下望了一眼,看到叶修倚着阳台嘴里叼着一支烟,也正抬着头朝自己看。

“喂喂,不要做这么危险的动作,小心掉下来。”

看到苏沐橙突然这么几乎半个身体都露出了阳台,叶修着实吓了一跳。他原本只是习惯性靠在阳台上抽烟,却看到苏沐橙也跑了出来。这个场面并不常见,而对方呆头呆脑的一些小动作终于在一个喷嚏后令他笑出了声。

“啊,抓到一个偷看的。”

“快回去快回去,不用这样也能看到我。”

“我又不想看见你,还有我不叫喂喂。”

“那么好,苏沐橙,你这么晚了还不睡?”

“拜托现在才十点,老师你管得有点多吧?”

“关心学生有什么不对。”

关心学生,说的是呢,怎么说对方都是一个老师,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即使他是哥哥的朋友,他曾来家里和哥哥一起玩荣耀,他曾手把手教自己玩荣耀,可是哥哥不在了,这份牵绊也就切断了。如今,残留在他们之间的仅仅是一层师生关系。

他所做的一切,所展现的温柔,只不过是老师对于学生的义务。仅此而已。

“我去睡了。”

苏沐橙跑回了房间,紧紧关上了阳台的大门,紧紧关闭了心中膨胀起来的某种情绪。


04

“沐沐,昨天没什么问题吧?”

一进教室,苏沐橙就看到陈果和唐柔围了上来,她连忙用笑容消除了对方心中的担忧。

“没事啦,什么事也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

铃声响起,数学老师——同时也是班导的叶修举着课本慢吞吞地走了进来,嘴里叼着一支没有点燃的烟。照他说起来虽然不能抽但是闻闻味道也好的,当然这个场景最好还是不要被教导主任看见。

“上课了上课了,都给我回座位上去。”

“是~是~”

三三两两聊着天的学生们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叶修走到讲台放下课本,并没有急于开始讲课。

“占用大家一点时间。学校文化祭下个月举行,总之就是那样,虽然你们都是三年级了,不过意思意思总要干点事情,”

“哎——”

哀嚎一片。

兴欣的文化祭,总的来说,对于学生们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的,因为各种规定之下办这个不行办那个被驳回,到最后只剩下唱歌跳舞话剧美术展这种让人提不起劲的方案。

“还有一个消息,小道消息,今年学校不会限制各班级办饮食类表演类的主题,服装可以自行准备不再限制只穿校服,审核人由教导主任改为学生会,并且延长准备时间。所以说,最后一个春天了,你们加油吧。”

台下一片沉默,显然是被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紧接着在不知谁“卧槽”了一句后炸开了锅。

“老师老师,女仆咖啡店行不行!!!”

“鬼屋呢???”

“cosplay餐厅!”

叶修也是被这疯狂的阵势给吓了一跳,他用力咳嗽了几下也难以平息这份由自己引起的嘈杂,只得扯开嗓子吼了一声,毕竟继续这么吵下去教导主任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冲过来。

“执行委员男女各一,请各位之后班会上选一下。那么现在给我安静下来开始上课,你们是三年级,记住学习是第一位。”

苏沐橙无法理解众人的兴奋与喜悦,她只觉得,好像有什么麻烦的事情要发生了。


05

真是倒霉,连着两天都这样。

陈果不出意外被推举为执行委员之一,作为其好友与唐柔一起帮忙倒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不过攻击都有附带伤害,当个帮忙的半路也会惹些麻烦上身。

“莫凡,莫凡。”

苏沐橙看着眼前的人趴在课桌上好像是睡着了,教室内除了他两没有其他人,虽然很想转身离开,但是想到之前陈果双手合十拜托自己的样子就忍住了。

“拜托了,把他带过来吧!”

她站在课桌间的走廊上,轻轻扯了扯对方连帽衫上的帽子还是没得到回应。

这个人,坐在自己斜对面,整天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发呆,对人爱理不理的程度比自己严重得多。苏沐橙虽然脸上表情变化不多,但至少能和人好好交流。可是这个莫凡,一天内听到他开口的次数寥寥可数,有时候整天都听不到也是有可能的。

而他一开口,不是“嗯啊哦”,就是“好不好谢谢”。

奇怪的人啊。

“我也没耐心等在这里,所以对不起咯。”

苏沐橙突然加重了手里的力道向上提,同时抓着莫凡的帽子,她力气倒是没大到能就这么提起对方,不过莫凡被这么一拉扯总算是有了反应,并且他此时心中好麻烦啊的感觉绝对不会比苏沐橙来的少。

“干什么。”

他皱起眉头瞪了苏沐橙一眼。

“文化祭,执行委员找你。”

“好烦。”

苏沐橙有点意外,因为莫凡这个人虽然无口,但还算得上有礼貌,如今见到他表现出如此明显的厌恶情绪,莫非是由于起床气?

虽然这么猜测也没个准信,或许是由于对方讨厌自己呢?不过好在莫凡已经问好地点并起身朝教室外走去。不管怎么说,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苏沐橙不急着回到大家那里,而是走到窗户边,又开始放纵自己的思绪胡乱游走。

楼下园艺社的成员们在为种植的植物浇水,她经常看到这个场景。那些孩子风雨无阻的责任心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而她并不认为自己能为什么事执着到这种程度。

但是不可避免地有些羡慕。

苏沐橙就这么在不知不觉中露出了笑容。

“……我说,苏沐橙,苏沐橙……沐沐,沐沐?沐沐!”

“嗯……嗯?”

转过身,是叶修老师。

他刚才叫自己什么?沐沐?等等,有点恶心。

“你怎么最近老是一副呆样,刚才还在傻笑……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的手心贴上她的额头后又迅速抽离,却已将红晕染上少女的脸颊。苏沐橙心中恨恨道:不就被个男的碰到脸了么,不就被他看到自己一脸羡慕的表情了么,你要淡定才行。

“什么最近,不就两天而已。”

苏沐橙别过脸掩饰心虚,好在她除了脸有点红表情倒是很快恢复原样,让人看不出什么端倪。

“你脸这么红,是不是发烧啊,还有你刚才在笑什么?”

叶修瞄了一眼窗外,刚才还在浇花的孩子已经走开,只剩下空空如也的花坛,所以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一定要告诉你吗?”

“啧啧,叛逆期的孩子啊,我关心学生呗。”

“谢谢叶修老师,我很好啦不用担心。”

或许是想起叶修昨天对于自己的事给出你不必知道的回应,苏沐橙赌气似的给予反击。我的事与你何干?除了这层他在反复强调的师生关系,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特殊的联系了。

话是自己说的,心痛的也是自己。除了这个人,还有谁能在她哭泣的时候紧紧抱住她?还有谁能在苏沐秋去世的时候没日没夜的守在她的身边?可是他们怎么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变成现在这样需要靠师生关系维持的模样。一切的原因都只是因为苏沐秋不在了吗?

"啧啧,好吧好吧。"叶修露出苦笑,岂会听不出这话中少女的变扭,叼着烟犹豫了一会,见苏沐橙依旧转过头不看自己,终于放弃挣扎。

“沐橙,我是在担心你。”

-TBC-


先这样细节再改。

差不多是第一次写莫凡相关情节,没办法,少女漫画总有男2的……

评论
热度(19)
  1. 森之血銀Dooooooown 转载了此文字
    默默收下這份安利(///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