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這是森染。灣家人。
全職沉迷中,節操已死、CP隨意。
主存文及記事用。
  1. 微博
  2. 私信
  3. 提问
  4. 归档
  5. RSS

微盤不能下載,哭

情节崩坏:

完售了,哭……

白昼森林:

    打脸真疼系列

    完售感谢!下载地址在最后。


    叶修把吃到一半的西瓜放下来,转头去瞅了瞅屏幕。画面上的一叶之秋正停在竞技场门口,战矛倒提在手里。刚刚结束一场鏖战,热血的劲儿还没完全消散,脑海里回放的都是技能光影。夏天太热,这地方已经有些日子没下雨了,整个城市活脱脱像个蒸笼,把人扔在里面用逼近四十度的高温炙烤。

    看罢了不动也生风的一叶之秋,他又专心去吃他的西瓜。

    老旧的摇头电扇在屋子里兢兢业业地工作着,伴随着嗡嗡嗡的声响,气流将他的刘海掀起来一片。

      没过多久,和谐的气氛就被打破了,鼠标和键盘敲击的声音从身旁传来。叶修扔了吃剩的西瓜皮到桶里,随手扯了张纸抹了抹嘴,把脸转到那边去。

    “哟,回来了,”他冲刚刚坐下的那人使了个眼色,“来得正好,这盘刚刚吃完。”

    苏沐秋看了他一眼,又操纵着神枪手动作起来,半晌才丢过去一句:“自己去把盘子洗了再来吃!”

    叶修咂咂嘴,没听见似的又把手放回了键盘:“走,竞技场再来一把!看哥分分钟完虐你。”

“滚!”苏沐秋瞪了叶修一眼,“沐橙快放学了,打完这一把就去接她。”

    “嗯。”叶修嘴里叼了根没点燃的烟,咬着烟嘴晃晃悠悠的,“很快的,马上就结束了。”然后也没理会苏沐秋对他的言语发表了怎样不满的评论,新建了一个房间就钻了进去。

    苏沐秋没有让秋木苏没有紧跟着一叶之秋,反倒是拿起了手边的小本子翻到最近的一页。

    “312:231”,前者是叶修的记录,后者是自己的。

    “快点啊。”一叶之秋已经站在了方形擂台场的中央,叶修闲闲地敲着桌面,“还有,我提醒你,去接沐橙的时候记得把发型整理一下。”叶修瞟着苏沐秋被发夹夹起来的刘海,对方光洁的额头直接露了出来。

    “你自己也不遑多让。”秋木苏也出现在擂台场上,鼠标移过去点了准备。不用看也知道,此刻坐在自己旁边的叶修,一定顶着一副没睡醒的死宅脸,头发乱糟糟地肆意蓬松着。

 

    苏沐秋赶到学校的时候苏沐橙已经等了有一会儿,背着书包倚在校门口的柱子上。

    看到哥哥走过来的苏沐橙直起身子来冲着苏沐秋过来的方向挥了挥手,和门口看门的老大爷道了再见。

    “哥,你今天来晚啦。”苏沐橙话里带着笑意,摇了摇拉着苏沐秋的那只手,“学校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苏沐秋也笑,道:“夏天这么热,你怎么不在教室里等,好歹有个风扇,外面多热。”

    “站在外面等能早点看到哥哥呀,你就不用特意跑进教学楼啦,夏天这么热呢。”

    眼见苏沐橙沿用了自己的句式,苏沐秋也难得没有办法,边走边摸了摸苏沐橙的头:“沐橙下次还是在教室里等吧,晒黑了就不好看了。”

    “哥你是不是来之前又和叶修PK了?”苏沐橙问。

    “呃……”苏沐秋顿了顿,没想到苏沐橙会这么快就猜到,“嗯。”

    “输了吗?”苏沐橙步子小,赶着往前跑了两步才绕到前面去,抬头看苏沐秋的表情,却见哥哥脸上是失败后的气恼。

    “那么土的打法也能赢,也就只有他能做到了吧。”苏沐秋叹了口气,“不过叶修确实很强,我还没见过比他更强的。蓝溪阁的那个术士不行,霸气雄图的拳法家也不够厉害。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了点,但他其实很靠得住。”

    苏沐橙点点头,又落后几步和苏沐秋并排走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刘海被汗水打湿了一层,傍晚时分仍旧有着相当余威的太阳光把他带着些宽慰和懊恼的笑容包裹起来,也许里面还参杂了他明明再清楚不过却藏在少年骄傲与攀比心性下的赞许和认同。

    路过路口的糖葫芦小贩时,苏沐秋拉着妹妹停了下来。他记得苏沐橙喜欢吃甜食。注意到哥哥动作的苏沐橙充满疑惑地望了望他,又把目光落定到装着各种口味糖葫芦的玻璃窗上。

    “沐橙挑个喜欢的?我记得你喜欢橘子加山楂的?”

    苏沐橙拉拉他的手:“不要,甜的,不好吃。”

 

    苏沐秋拉着苏沐橙走进家门的时候叶修还坐在桌前打荣耀,明明是十几岁的少年却一副毫无生气的样子,软趴趴地伏在桌前。

    听见玄关处的声响,叶修回过头来,正巧看见兄妹二人换好了鞋子走进来。叶修站起来,把键盘推回原位,越过苏沐秋朝站在后面的苏沐橙挥了挥手:“沐橙回来啦。”

    “嗯!”苏沐橙应了声,把书包放到墙边,走过去坐在桌旁。

    屋子不大,是这一片地区最便宜的那种,租价左右不出五百块,正正好分了三个房间。起初租这个屋子,苏沐秋就考虑到妹妹大了,总要有个自己的小房间。于是三个房间,一个给苏沐橙放了张小床和梳妆台;一个放了两张床,两张桌子,上面并排摆着两个显示器,桌子下是乱成麻的设备连接线和主机;再一个就放了张低矮的圆桌,把本就不大的空间衬得更加拥挤——好在这桌子不用的时候就收起来,也不会总占着位置。

    苏沐秋坐在苏沐橙旁边,看了一眼桌上摆着的菜色,问叶修:“这菜快凉了吧?”

    叶修也走过来坐下,白了苏沐秋一眼:“哥掐着时间点呢,刚送来的,凉什么凉。再说了,还夏天呢。”说罢又看向苏沐橙,“刚考完试吧,哥订的,吃点好的。”

    苏沐秋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到碗里,才想起来哪里不对。叶修前几天刚和自己说过之前代练打材料赚来的钱已经没剩多少了,估计在接到下一单之前都得靠意志力撑过没有烟的日子。

    苏沐秋放了筷子正要批判叶修,抬头却望见对方一副“哥下个月好好打材料还你”的表情。瞥了瞥旁边夹了一块糖醋里脊吃得正高兴的苏沐橙——黏腻的糖分带起一条细丝——苏沐秋到底还是忍了下来,对着叶修做了一个“吃完来pk”的口型,又埋下头去。

    倒是叶修,夹了一筷子红烧肉放到碗里,又喂了自己一口饭,口齿不清地冲苏家两兄妹说起话来。

    “沐橙啊,”叶修嘴里还咬着一块红烧肉,风扇的嗡嗡声都快要把他淹没,“你哥今天又去晚了吧?”

    “嗯。”苏沐橙从饭碗里抬起头来,“哥哥说他又输了。”

    “常有的事。”说这话的时候,叶修全然无视旁边苏沐秋投来的鄙夷目光,“说起来,我早就说了让你哥不要总是去接你,他又不听。搞得好像恋妹癖一样。”

    “你懂什么。沐橙长得这么可爱,指不定一个不注意就被人拐跑了。”苏沐秋没理会叶修的嘲讽。

    “如果是我弟弟,我就不会接他。”叶修说。

    “……你弟弟和你一样大要接才有鬼了!”

 

    吃罢了晚饭,苏沐橙拎着书包坐到桌边。对面两个人已经迫不及待地登录了荣耀,又要跟着团队去下副本。

    苏沐橙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本和前些日子苏沐秋刚给买的参考书摊在桌上,后者从屏幕后面看见了又想起来考试的事。

    “考试怎么样?”苏沐秋操纵着秋木苏朝指定的地点跑,期间叶修用手肘碰了碰他示意“看消息”。

    “靠靠靠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你们两个死哪去了!这都几点了还不滚出来!”

    “靠靠靠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你们两个死哪去了!这都几点了还不滚出来!”

    “靠靠靠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你们两个死哪去了!这都几点了还不滚出来!”

    “靠靠靠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你们两个死哪去了!这都几点了还不滚出来!”

    苏沐秋眨了眨眼,将滚动条朝下拉,最新一条是叶修刚刚发出去的。

    “我就快到了,秋木苏还得等一会儿。”

    歪头往叶修的屏幕上一看,一叶之秋已经跑到了峡谷的出口处,而相比之下,自己刚刚进入这狭长的峡谷。

    “我也马上就到!”苏沐秋敲上一句,赶忙给秋木苏开了疾跑。

    匆忙间应付了团长,苏沐秋才又从屏幕后看过来:“年级第二十七?不错啊又进步了。”

    苏沐橙在那边嘿嘿笑了两声,写了几笔又丢下作业跑到苏沐秋后面来站着。

    “我看你们玩会儿。”

    苏沐秋正要说话,只听叶修叫了一声:“哎!”

    “哥,跑过了!”苏沐橙跟在叶修后面提醒他。

光顾着说话,苏沐秋继前几天下本时带错路之后又一次跑得太远。

    团长是个急性子,眼见秋木苏旁若无人地从大部队前跑过去,顿时喊了起来:“我靠秋木苏你往哪跑呢!!还不滚回来!”

    秋木苏赶紧转个身往回跑,一路上团长愤怒的叫骂就没停过。叶修冲苏沐秋摆了个无奈的表情,摘了耳机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好了人都到齐了!”团长转过身去,手里的法杖象征性地举了起来,“下本!”

    秋木苏和一叶之秋跟在团长后面走在第二排,苏沐秋回过头来看着苏沐橙:“赶紧去写作业,写完了才能看。”

    苏沐橙眨了眨眼,动也没动一下:“我就看一会儿,你们好好下本。”

    听到了保证的苏沐秋也不再多说,刚进了本就和一叶之秋冲在了最前面。看得团长在后面大喊“你们两个混蛋别又走错路了”。

    没了两人上次那幺蛾子,这次副本推得顺风顺水。出了副本一向脾气暴躁的团长还乐呵呵地表扬了二人,打算一鼓作气再攻下一个副本。

    趁着团长招呼人的功夫,苏沐秋回过头来想跟苏沐橙说句话,回头却发现身后早没了人。

    “沐橙可比你自觉多了。”叶修把耳麦推到一边去,目光从屏幕上转移到苏沐秋的脸上,“早在打到第二个boss的时候她就去写作业了。”

    苏沐秋斜了叶修一眼:“离家出走的小孩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好好推本打boss!”

    叶修没再接话,又回去和团长贫了起来。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苏沐橙从电脑后面探出脑袋来:“哥,写完了。”

    “哦,写完了啊。我看看。”伸手把苏沐橙的作业接了过来,苏沐秋有模有样地翻了起来。

    “作业是从哪到哪啊?”

“第五十五页到第六十页的习题。”

    “哟,还挺多。”

    叶修清了方才引的怪,也凑了过来:“沐橙字写得不错啊,比你哥强多了。”

    “边上去边上去。”苏沐秋挤他。

    叶修被迫朝后让了让,嘴里的话却没停:“我说沐秋你看什么啊,你也未必看得懂啊。”

    “离家出走的小孩你和我说这个?初中毕业了吗你?还不赶紧去推副本,待会儿团长生气了看谁倒霉。”苏沐秋鄙视叶修道。

 

    临到十点的时候苏沐秋就催着苏沐橙去睡了。

    那边团长正催着下本,秋木苏突然就不动了。屏幕上团长的角色绕着秋木苏打量着转了好几圈,叶修见了赶忙解释“他哄妹妹睡觉去了等会儿就回来”。

    见叶修这么说,团长也就没再发火,反倒是顺口问了句“他也有妹妹?多大了”。

    “十三了。”叶修说。

    “哎呦,那正是上初中的年纪啊!”团长一听,倒是颇有些感慨的样子,“正长身体呢,可要好好照顾了,营养得跟上。我有个小侄女,也是十三四岁,家里给照顾得可好了,那整天吃得可真是山珍海味……”

    “是是……”叶修在这边打着哈哈应和,操纵着一叶之秋在副本门口转起圈来。

    苏沐橙正在长身体这事,不管是叶修还是苏沐秋都记在心里。苏沐秋自然是主动的,至于叶修,那是主动还是被动就不得而知了。叶修偶尔也会感叹,苏沐秋明明还只是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刚刚站在十几岁末尾的少年,却已经学会了像个大人一样去思考自己和妹妹的人生。

    关于兄妹二人的事叶修在相处的这几年里也知道了不少。二人过去的艰辛他听在耳里,自己虽然没经历过,但也是稍微能想象出有多苦——毕竟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又没有太强的工作能力,要拉扯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妹妹的确相当不容易。现在的辛苦,他不仅听着看着,也一起经历着。但好在代练也做了一年多,不仅租下了这房子,配置也都算得上齐全。三人都不会去苛求生活得精致,自然也能过得惬意。

    但距离吃得好穿得好还是挺有些距离。

    叶修也不是一次两次在代练交易结束之后见苏沐秋数着到账的钱计算能吃几顿红烧肉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苏沐秋才从隔壁的房间走回来。

    “来啦。风扇放好了吗?”叶修看他一眼。

    “嗯。”苏沐秋挨着叶修坐下来,“沐橙拉着我要听荣耀的背景故事。”

    团长听见叶修的话,自然知道这说的是秋木苏,便道:“下本。”

    进了本仍旧是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冲在前面,神枪手和战斗法师配合精妙流畅,子弹混合在魔法斗气里面向前冲刺着开路,最土的打法和最华丽的打法交织在一起,众人初时虽有些震惊佩服,但本下多了,也就习惯了。

    二人一路向前,直到甩了身后大部队好几个身位格。

    团长也知道这二人不用操心,便没再去多管。直到进本过去快十分钟,前方的两人看起来好像起了争执。

    “你干什么呢朝那边去点啊离我远点!”这是一叶之秋的声音。

    “你才是朝那边去点啊,黏黏糊糊的很烦诶!”这是秋木苏的声音。

    团长赶紧带了大部队过来就要劝架,却见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站位相当准确,确是战斗法师和神枪手的最佳配合站位。

    “哎你们都过来干什么?”一叶之秋这时注意到了后方,一边技能还释放着,一边转过头来问。

    “看看你们争什么呢!好好打本啊,吵什么吵!等会儿团灭了看怎么收拾你们。”团长这话也就是说着唬唬人,自打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名号渐渐响亮起来,就没人能奈何得了他们。

    “哦没事,”这回说话的是秋木苏,神枪手爆头就打掉小怪半管血,“他坐得离我太近了,热。”

    “你才是离我太近了,赶紧朝边上让让,我都感受到你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气了。”

    团长看了看这两人,忽然不想说话了,手一挥招呼着众人各自归位推副本。

    待到从副本里出来,已经快十一点。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告别了团队就一起下线了。而现实里,叶修关了电脑躺在床上,凉席的温度总算让他舒服了些。旁边苏沐秋的屏幕却还亮着,看样子是在逛什么论坛。

    “我说,我们得攒钱再买个电风扇。”叶修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在床上装成一具尸体。

    苏沐秋沉默了半晌,点点头:“嗯。那我们下个月得多接点单子,不然就是痴人说梦了。”

    “说起来,听说明年要办荣耀职业联赛?”苏沐秋在论坛上逛着,随手点开一个帖子。“我们会去吧?肯定会遇到很多强敌的。”

    “嗯。”叶修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晚风吹拂在他身上,“管他是什么敌人呢,打倒就行了。咱俩配合还怕别人吗……”

    “呵……说的是。”苏沐秋跟着轻笑起来,“我前几天想到一个组合技,明天试试吧。”

    空气里剩下一片沉默。

    “叶修?”半晌没见回应,苏沐秋又喊了声。回头却发现,叶修仰躺在床上,发出平缓的呼吸声。

    “……还真是秒睡啊。”苏沐秋颇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明明才十七岁出头,却已经令人闻风丧胆的搭档,轻手轻脚地关了自己的电脑,爬上床去。

    “晚安。”

 

 

    苏沐秋刚遇见叶修那会儿,他的十五岁正走向结局。那也是个夏天,离家出走的少年落脚的城市像个烤炉,热得要把人活活烤化,连水分都榨干在空气里。

    叶修刚刚从邻近的城市搭了火车过来。为了防止被父母找到又给拎回去,他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来回换了好几个城市落脚。出门时叶秋给他自己准备的那点钱早就花得没剩多少。叶修下了火车,拉着箱子就开始在马路上溜达四处寻找网吧。没有多余的钱买遮阳防晒品——他自己对这方面也不大在意——叶修抬起手背擦了一把汗,手伸进兜里摸了摸自己剩下的那几十块钱,在心里骂了叶秋一句也不多准备点钱,害哥过得这么辛苦。

    但即便如此,叶修也没有丝毫打算回家的想法。

    说成是穷困潦倒也不算太过分,后来叶修回忆起来,在网吧的座位上,澡堂外面的椅子上就能凑合着睡一觉;饭吃街边卖的最便宜的盒饭,或者有时是一桶泡面、一个包子,又或者干脆没饭吃,肚子饿得咕咕叫。物质的贫瘠让在叶修常常光顾的那间网吧做着网管的苏沐秋都有些不忍直视——哪怕苏家兄妹那时的生活也没比叶修好多少。

 

    苏沐秋第四次注意到叶修在网吧的凳子上睡着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走过去把他拍醒了。

    “喂,醒醒。”

    叶修在显示器的光亮里渐渐转醒过来,四周都是敲击键盘的声音。苏沐秋能从他的脸上看出显而易见的疲惫和半梦半醒之间的混沌。

    这是叶修来到H市之后落脚的第二家网吧,离车站稍远,但上网的价格也要便宜一点

    “嗯?”

    “别在这睡,对身体不好。”

    叶修这次的回答从疑问语气变成了陈述:“嗯。”在苏沐秋的注视下,他扯了扯自己已经皱皱巴巴的衬衫,从椅背上直起身来,右手又握住了鼠标。

    “喂你还玩啊?”见对方没有要走的意思,苏沐秋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困得不行了就去睡觉啊?干吗要在这死撑着。现在走了明天再来你可以把今天没玩完的份补上,不多收钱,这总行了吧。”

    被他这么一拍,叶修总算扯了一部分意识归位,这才回过头来用仅剩的理智打量着半边脸都堙没在黑暗里的这个人。

    尽管在阴暗光线和自己朦胧双眼的作用下,他的轮廓看得并不那么清晰,但仍能分辨出对方长得很好看。清秀的脸,声音听起来也不错,个头和自己差不多,看起来也是十六七岁的样子。

    “没地方去啊,”叶修冲他颇有些耍赖地笑了笑,“我都在这睡了几天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苏沐秋盯着这个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少年,沉默了下来。少年也没有再理他,转过身去动了动鼠标,屏幕从休眠中苏醒过来,界面上显示着一排大字:

    3D动作网游巨作——荣耀,九月公测。

    苏沐秋叹了口气,指了指网吧角落里的门:“到我那去睡吧。老板给安排的床,我今天上班也睡不了。”

    叶修把目光落定在苏沐秋身上,对方正双手抱臂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叶修自己也观察了这网管一段时间。毕竟年纪相仿,偶然间还发现对方也爱打游戏——这在某种程度上和离家出走只为打游戏的自己相契合。大致在心里琢磨了下被谋害的可能性——一没财二没色——叶修也没多推辞,站起来冲苏沐秋点点头,道:“在那边?”

    苏沐秋临走前又瞟了一眼叶修的屏幕,荣耀两个字被用红色特地加粗标注了,旁边是一个游戏方设计的LOGO。

    “跟我来。”

    “嗯。”叶修应了一声,鼠标移到右上角关了网页,站起来。

    大概谁都没有想到——无论是叶修还是苏沐秋——从苏沐秋决定对这个潦倒的少年伸出的援手的时刻开始,命运的齿轮便开始转动,只一次的决定就改变全部的未来。彼时他在稍显暗淡的屏幕上看到的荣耀两个字,居然贯穿了他随后的,以及叶修和苏沐橙更长的人生。

    在那之后过去一个月,两个人渐渐熟悉起来的时候苏沐秋开始和他谈论一些有关先前看到的游戏的事情。它的前景,它的创新性和可开发性。

    相仿的年纪和相投的志趣,加上互相匹敌的游戏天赋,让两个少年相见恨晚。苏沐秋在一个夏日黄昏向叶修提出了“既然你没地方住,不如来我家”的建议。当然,他随即又跟着补充——“提前说好,我还有个妹妹,你要是敢对我妹妹动手动脚,就等着被我收拾吧”。

    直到很久以后,叶修回想起来才发现,苏沐秋对妹妹的爱护程度早在最初和他的那几句对话里就可窥见一斑。

    以至于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令他意外。

 

    叶修接到电话的时候,一叶之秋才刚刚进了副本。

    “喂?沐秋啊?怎么了哥下副本呢什么事啊。”

    那边的苏沐秋没和他贫:“XX路口这,快过来!就是沐橙学校那边那条路!快点!”

    然后没等叶修继续说点什么,嘟嘟嘟的提示音已经代替了苏沐秋的声音,从那端传过来。

    苏沐秋倒是少见的这么急躁,叶修一听也知道事情非同小可,没来得及跟团长说一声就急匆匆地强制退出了副本。一叶之秋骤然卡在了原地,被小怪恶狠狠地挠了几下,掉了大半管血才消失在界面上。

    叶修站起来随手捞了件衣服趿拉着鞋子就往外跑,手上还进行着拉拉链的微操。

    苏沐橙的学校不算太远,但饶是跑了快十分钟。纵然十几岁的叶修在身体素质上强过十年后的自己几条街,跑过去时也免不了气喘吁吁。

    叶修赶到的时候,苏沐秋正一拳捶到其中一个男孩子的脸上。也是十几岁的男孩子,对方有四个人,此刻包括苏沐秋在内都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看见叶修过来了,苏沐秋也没工夫和他多说,只叫喊道:“快来!”

    叶修叹一口气,心想这家伙喊他真人团战怎么也和喊他荣耀pk时一样一样的啊,自己又不是一叶之秋哪有那无敌的神力,然后撸了撸袖子挥舞着拳头冲进了战斗现场。

    直到最后一个敌人也夹着尾巴屁滚尿流地逃跑了,叶修才喘着粗气一屁股坐下来。

    “都给我滚得远远的!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准打得你们找不着北!”苏沐秋还在朝着那帮远去的背影放着狠话。叶修从低到高地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来。

    “我觉得这时候该有根烟抽才够帅。”叶修扯了扯在厮打中被拽得乱七八糟的领子,这会儿苏沐秋也在他旁边坐下来。

    “不准在沐橙面前抽烟,带坏小孩子。”

    叶修眼见苏沐秋抬起手背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摸了摸兜,扯出一张团成球的卫生纸,扔了过去。

    “给你,擦擦。”叶修说,“他们怎么了?”

    苏沐秋狠狠擦一下嘴角,又疼得嘶了一声,脸都皱起来:“那帮混小子欺负沐橙,每天放学都到她教室外面乱叫,她现在都不怎么敢自己呆在教室了,我之前去接她,她就站在门外头。”

    “这次该不会了吧,”叶修说,“看样子是被我们打怕了。”

    “嗯。说起来你打架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地逊啊,一看就是没和人过过招。”

    “哥可是好孩子,倒是一直没想到你打架那么厉害,简直不要命。”

    “就你?”苏沐秋斜他一眼,“对了,你来之前没和沐橙说吧?”

    叶修拍拍裤子站起来:“哪能啊,没和她说。我就说你迷路了我来带你回家。”

    “那就好,”苏沐秋直接无视了叶修后半句的胡诌,“让她知道了肯定又要担心。”

 

    叶修和苏沐秋回到屋里的时候苏沐橙刚刚打电话叫了外卖,见两人回来就凑了上去。

    苏沐秋拉了拉衣领,颇有些懊恼今天为什么穿了个V领。叶修向苏沐橙打了个招呼,不动声色地站到苏沐秋面前。

    “哥哥和叶修,你们去哪了?”

    “走的时候不是和你说了吗?你哥迷路了,我去带他回来。”叶修扯谎也不带眨眼。

    “嗯。”苏沐秋换了鞋跟在叶修后面走进来,“想不到这H市还有我不认识的路啊哈哈哈。”

    二人正打着主意准备绕开苏沐橙回房,却不想齐齐被拦下了。

    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张着手臂站在玄关处,脸上颇有些愠怒的样子。

    “你们是不是又去打架了?”

    苏沐秋也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被苏沐橙逮个正着了。过去收拾那些欺负妹妹的混蛋们都是靠他单枪匹马上阵,一对一一对多都打过,运气好些的时候能把对方打个鼻青脸肿,但大多数时候都两败俱伤。青紫色的印记太明显,想藏又藏不住,最后只能搂着抱着自己不肯撒手哭得满脸涕泪的妹妹不停地安慰说沐橙别哭了。但苏沐橙要他保证不再打架时他从来没答应过。欺负妹妹的混蛋永远不可饶恕。

    后来有了叶修,虽然打架技术实在是特别掺水,但好歹也算是个战力——尽管没有他在荣耀里那么厉害。两个人一起上阵也总算在大多数时候都能赢得风风光光,让欺负沐橙的混蛋们不敢再来。

    苏沐秋望了望苏沐橙,又瞅了瞅叶修,对方脸上有着和他如出一辙的无奈。

    大概只有这个时候他分不清究竟谁才是长辈。

    然后他和他的共犯,对着苏沐橙由生气转为担忧的脸,还是忍不住认了错。

    叶修龇牙咧嘴让苏沐橙下手轻点的时候,苏沐秋在旁边特别欢快地扒了一口饭送到嘴里。

    “你小时候没和你弟弟打过架?”

    “有啊,不过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哎!轻点……嘶!”叶修拧了拧眉毛,“我记得有一次我的玩具赛车坏了,就和他换了一个,结果他发现之后特别生气地和我打了一架。”

    “就因为这个?”

    “嗯。”叶修点点头,“因为我没和他说,并且坚持声称那就是他的。”

    苏沐秋有一瞬间的无语:“你离家出走了你弟弟肯定特别高兴。”

    “哪能啊。”苏沐橙替叶修上好了药,把他的衣服放下来,叶修的表情瞬时缓和了不少,“他巴不得我赶紧回去呢。”

    “就为你这个人渣哥哥?”苏沐秋不信。

    “因为我偷了他打算离家出走的行李。”

    “……”苏沐秋不再理他,招了招手让放好药箱的苏沐橙过来吃饭。他想,若自己是叶秋,怕也是日日夜夜盼望着他回家,好狠狠揍他一顿。

    “沐橙可别学他啊,离家出走的小孩简直了……”

    “嗯。”苏沐橙端起碗坐下,笑看两个人互相嘲讽。这几乎是打从叶修来到这个家之后的常态。

    “是啊,别学我。”叶修闲闲地喂了自己一口菜,一副良心觉醒的模样,“你要是跑了,你哥指不定得抱着我哭呢。”

    “滚!”苏沐秋终于忍无可忍。

 

    快到十点的时候就到了苏沐橙的睡眠时间。苏沐秋照旧从副本里退出来,将电扇给苏沐橙搬了过去。没过多大会儿就回来了,又跟着团队下了两次本就关了电脑。

    叶修也紧跟在他后面,秋木苏和一叶之秋齐齐从画面上消失了。

    “不打了不打了,今天干了一架费了不少精力。”说着,苏沐秋小心翼翼地在床上躺下来。

    “嗯。”叶修这会儿早就躺了下来,在床上闭目养神,感受着晚风带来的微不足道凉意。

    “你睡了没?”苏沐秋转过身来和叶修面对面。

    “没。”借着外面透进来的些微光线,叶修在黑暗里锁定了苏沐秋的脸。

    “我说啊……就是个设想,”苏沐秋的语速慢了下来,像是在斟酌着用词,“沐橙以后也是会结婚的吧?我得好好工作给她存嫁妆啊,她这几年出落地愈发漂亮了,我这个做哥哥的给的嫁妆也不能太寒碜。”

    “嗯。”叶修把视线转移到窗框边露出下半张脸的月亮上,应了声,“你不觉得考虑这个太早了么?”

    “你懂什么。”苏沐秋有模有样地教育起叶修来,“时间过得很快的,十年就是一晃眼的事儿,少年,你太天真了。”

    叶修没接话,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我觉得沐橙以后必须得嫁一个温柔的人,得对她好,像我一样对她好,不然我是不会同意的。”苏沐秋又像个大人一样思考起苏沐橙的人生来,“有没有钱也不是特别重要,不过有钱最好。不能再让沐橙受苦了。”

    “说不定她以后也会考虑成为电竞选手,就像我们一样。”

    “还是看她自己的选择吧。”苏沐秋说,又突然没头没脑地蹦出来一句,“毕竟妹妹就是用来疼爱的呀。”

    “嗯。”叶修难得没去吐槽他,颔首表示了同意。

    月亮又升高了一点,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困了,脑袋昏昏沉沉的。尽管燥热怎么都赶不走,背心被汗水打湿黏在背上,淤青的地方蹭在凉席上还隐隐作痛,但他觉得,这一夜应该能有个好梦。

    或许再过段日子,他们真的该去买个电风扇。

 

 

    苏沐橙醒来的时候,满脑子都还回想着苏沐秋叮嘱她“明天不要赖床”的样子。

    “哥你也早点睡啊”,她转过身来侧躺着,对苏沐秋露出一个笑。

    哥哥总是这样,一直都全心全力地保护着自己啊。苏沐橙在床上翻了个身,坐起来。

是自己的房间。

    “沐沐你已经起床了?我还准备喊你呢。”门被推开了,苏沐橙将目光落在来人身上。

    “小唐特意找了和她家有合作关系的造型师来呢,”陈果朝旁边让了让,唐柔出现在她身后。

    “沐沐,我们在楼下等着。”陈果走过来拍了拍苏沐橙的手,又替她理了理刘海,“保证让那家伙见到你的时候移不开眼睛。”说罢,她冲苏沐橙眨了眨眼。

    回以一个笑,苏沐橙下了床。

    莫名其妙地,在这样的日子里梦见了哥哥。明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梦境里了。

    他拉着自己的手朝前走,然后把手松开了,顺势把自己的手送了出去。他说:“沐橙就交给你了,要是敢欺负她,有你好看。”

    哥哥、叶修和自己,就像哥哥曾经说过的,“十年就是一晃眼的事”,不知不觉地、顺其自然般地走到了今天。

    掰起指头算算,距离叶修退役也过去两年了。他退役时的盛况还能够清晰地回忆起来,他的样子,自己的样子还有粉丝们泣不成声的样子。

    苏沐橙推开门,走出房间去。

    一向吵闹的上林苑里此刻只剩了几个女生。除去陈果和唐柔之外,楚云秀也赶了过来,还对她说戴妍琦正在飞往H市的飞机上。

    “你在一起真是便宜他了,”楚云秀说,“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和我说,我绝对不饶过他。”

    苏沐橙笑笑,拉着楚云秀的手说,好。

    要是哥哥,也会这么说吧。但心里也知道,那个人不会对他不好,毕竟他待自己和哥哥待自己的好,相差无几。

 

    相比这边,另一边倒是吵翻了天。

    教堂里坐满了老的少的退役了的当打的各色职业选手。这次婚礼的司仪由黄少天担任,这会儿魏琛正提醒着黄少天记得话少点别搅了局。

    “我倒是想让你多闹闹那个混蛋,但总不好不给苏妹子面子。”魏琛颇有些痛心疾首,“我就不知道那家伙哪来这么好的运气。”

    黄少天在一旁应和着:“是啊魏老大我明白,我也这么觉得,我一定会好好主持不搞砸的你放心好了我来之前还百度了不少司仪应该注意的事项交给我一切好说。我们这在坐的谁心里不想好好闹闹老叶那个混蛋啊,还不都得给苏妹子面子。”

 

    消息刚刚传开,仅仅是风声的时候就有不少人讨论着叶修到底哪来那么大的福气,取了脾气又好还是大美人的苏沐橙。尽管两人是情侣这事已经早就被猜测了好多年,但真正坐实了,还一步跳到结婚,想不引起点讨论还是不大可能。

    到底哪来这么大福气,大概只有苏沐橙能够给出最确切的标准答案。

    和哥哥一起收拾欺负自己的男生们,代替哥哥每天接送自己上学,替哥哥给自己准备的嫁妆,冬天里陪自己吃冰激凌,两个人一起度过的新年,被退役之后也留在了H市。大概叶修做得太理所当然,以至于它们看起来甚至不足挂齿。但只有苏沐橙知道,这样的事情能够坚持哪怕是一晃眼就过去的十年,也相当不容易了。

    他是可以依靠并与之共度一生的人,下意识地就这么认定了。

 

    叶修见到苏沐橙的时候,刚刚换上一身笔挺的白西装。退役之后被老板娘逼迫着进行体育锻炼,虚胖总算不再成问题。此刻这一身穿着,可是引得黄少天张佳乐等人一阵狂风骤雨般的起哄。

    礼乐响起来,小童在前面撒着花瓣。苏沐橙被陈果牵着手朝前走,不远的地方,叶修正站在那里伸出手等她。

    “欺负沐沐的话我可不会饶了你。”将苏沐橙的手交到叶修手里的时候,陈果说。

    “是是,我哪敢啊老板娘。”叶修笑了笑,看了看站在正前方的以楚云秀为首的荣耀女子军团。

    然后他转过来看着苏沐橙:“你今天很漂亮。”

    “你也是。”苏沐橙笑。

    “也漂亮?”

    “帅气。”

    “你哥要是知道我娶了他的宝贝妹妹,会不会气得当场跳脚啊?他辛辛苦苦准备的嫁妆都到了我手里。”叶修提出一个设想。

    “不会。”苏沐橙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哥哥拉着自己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额头都是亮金金的汗渍,“他说你很可靠。”

    “说起来,好想吃冰淇淋啊。”

    “等下结束了去吃?”

    “嗯!”

 

    不知不觉地、顺其自然地走到今天,如果哥哥知道了,也会很高兴吧。

 

 

 

 

小剧场:

 

    听说荣耀史上第一大神叶修和联盟第一美女苏沐橙要结婚。方明华赶忙带着妻子和他的小女儿来了——刚刚四岁的小孩子,脸色红润粉嫩,着实招人喜爱。

    在教堂里坐了有段时间,婚礼才正式开始。

    顺便一提,婚礼的司仪是黄少天。

    于是噩梦开始了。

    “好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本次的司仪黄少天!很荣幸能成为司仪,在此我要谢谢新郎叶修先生,新娘苏沐橙小姐给了我这个机会,还要感谢现场的各位以及电视机前的各位!好了话不多说我们的新娘出现了,她穿着雪白的婚纱,裙摆很长,对是的,很长,到底有多长呢让我们来目测一下,哇我猜这大概得有五六米啊,兴欣这是得了冠军就突然成了暴发户的节奏吗?好了让我们说回正题,苏妹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啊,不知道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和现场的各位有没有心动呢?这么一个大美人居然让叶修那个混蛋娶走了,哦不我在说什么,好了刚刚的话你们可以当做没听见,我们继续……”

    方明华瞅了瞅四周,发现大家都皱着眉,当然,他自己也是。同时,他感到自己的脸被小女儿拍了拍。他有些莫名地看了看小女儿,四岁的小孩子脸上却挂满了愁苦,她说:“爸爸……结婚好可怕啊……我不要结婚了……”

    …………………………等等?!黄少天你都干了些什么??!

    方明华忽然从床上弹了起来,背后惊得一身冷汗。发现这是梦的时候他恶狠狠地松了一口气,还好黄少不是真的打碎了女儿的“新娘子梦”。

    他缓缓躺下去,闭上了眼。

    “好的!大家看,新郎和新娘出现了!”张佳乐拿着话筒在台上解说着,“哎呦苏沐橙今天穿得很漂亮啊!叶修看起来也人模狗样的!好的现在让我们走近一点看一下!来摄像机跟我……哎呦我靠!”张佳乐突然从摄像机镜头和众人的视界里消失了。

    后排的到场者不免站起来朝前望望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没等站起来,就见张佳乐又出现了。他拍了拍自己摔破了一个洞的裤子,摄影师也很配合地不去照他的裤子。

    对,没错,张佳乐在走下台的时候摔了一跤,然后十分不幸地崴到了脚。

    这司仪看起来是没法做了,张佳乐想,叶修的好日子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

    不不……乐乐,这不是叶修的错,你信我。

    婚礼不可以因为司仪出了状况就中途停止,于是众人商议由靠谱的张新杰来主持婚礼。只见张新杰接过了话筒,一切都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伴娘牵着新娘的手入场。陈果心里有点小激动,也有点小忐忑,拉着苏沐橙的手心微微出汗。苏沐橙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笑,两个人会心地朝前走。

    “停!”只听司仪一声喊,“伴娘和新娘脚步不齐!重来!”

    …………………………………方明华觉得自己快疯了,他的小女儿都在张新杰一遍遍的重来中昏昏欲睡了。

    继续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众人再议,决定由行事果断不拖沓的韩文清来主持婚礼。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韩文清!对!霸图战队的韩文清!叶修的老对手!上场啦!!!!掌声在哪里!!欢呼在哪里!!

    只见韩文清神色严肃,一步一个脚印地登上了台,他举起了话筒——哦不,在他举起话筒之前,他先把手里收到的钱包和大家从兜里掏出来硬塞给他的零钱放到了神父用的台子上。

    不愧是韩文清!众人抑制住了想要鼓掌的冲动。再去看叶修,发现他还是一副神态自然的样子。不愧是叶修!面对如此霸气的韩文清也丝毫不畏惧!

    “下面我宣布……”韩文清开始讲话了。

    方明华小女儿逐渐转醒,又拍了拍爸爸的脸:“爸爸……我们回家好不好,好可怕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方明华摸了摸女儿的脑袋,安慰道:“别哭,等他们的霸图兴欣权力交接仪式结束了我们就回去。”

    而等方明华第二日顶着一夜无法好眠的黑眼圈带着女儿妻子到了教堂,发现黄少天真的是司仪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快哭了。

    不过好在,黄少天并没有真的那么不靠谱,这婚礼还是在众人的祝福中顺顺利利地结束了。


下载请走→妹妹就是用来疼爱的呀

密码是cp拼音w

评论
热度(38)
  1. 森之血銀Dooooooown 转载了此文字
    微盤不能下載,哭
  2. wedelia16灯花夜 转载了此文字
  3. 渣影轩。灯花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