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這是森染。灣家人。
全職沉迷中,節操已死、CP隨意。
主存文及記事用。
  1. 微博
  2. 私信
  3. 提问
  4. 归档
  5. RSS

太太卖安利也要卖整套的呜呜呜QAQ

成功被推销却发现未完待续的哭晕在厕所(。)

求更啊!!!

赤念吟渊的节操收购站:

是的没错我来卖安利了(。)
我真的超喜欢这个CP……可惜资源不足,每天都饿晕在厕所呜呜呜。
这篇是HE,有肉。研究生李轩X大一乔一帆。
请姑娘们收下我这份安利吧!!!!_(:з)∠)_
————————————————

《花乱开》 

CP李乔(李轩X乔一帆)


【一】 

人总有尴尬的时候。 

乔一帆恨不得化身成这淋漓的雨水,一点一点,滴滴答答地消失在别人眼中。  


 “要帮忙吗?”有人说。 

声音很好听,干净,又带着些青年嗓音里独有的清新的香樟树的味道。 

乔一帆把一张已经被水泡烂的纸从水泥地上抠起来。他一愣,抬头。

雨伞被风吹得在雨中颤栗,冰冷的雨水在潮湿的空气中划过一条弧线,溅在脸上、身上,杂乱而又猛烈的雨似乎要把伞鞭笞变形、折磨,直到打穿。

“谢谢。”他轻声说。

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但并没有将目光过多的停留。

台风天,没有人会愿意在一位弄掉了所有文件的学生身边停留。

那人瘦削修长又白净的手指拾起不像样的文件纸,一张,又一张。

乔一帆看着那双手,看着蹲下来的人的牛仔裤的裤脚,手肘卷着的衬衫,白的。

台风肆虐,雨水哗啦啦地倾倒着,水帘密布在他们两人之间。

【二】

“大多数不能用了。”那人翻了翻纸,遗憾地说。

办公室是干燥的,但地上是一串湿漉漉的脚印。

“坐?”那人回头困惑地看他。

“不了…”乔一帆很局促,“我身上湿…”

那人会意,从办公桌后面抽出一条木质椅子,“坐一会吧。”

乔一帆坐下。

空调调了24度,有点冷,湿了的T恤上的凉意透到皮肤上。

那人看了他一眼,把空调调到了28度。

乔一帆小心地打量着他:“谢谢老师…”

那人一愣,但随即笑了。

“我不是老师。”

“啊…?”乔一帆想着刚才那人用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又熟门熟路地操作器械。

“这是我导师的办公室。”那人倒了杯热茶放到乔一帆面前,“我是他带的研究生。”

“谢谢…”乔一帆说。

一次性杯子上有这个大学的LOGO,水温暖手刚刚好,似乎把湿哒哒的寒意驱散了。

“学生会的?”那人问。

“嗯…跑腿的…”乔一帆实话实说。

“会被骂吧。”那人一指已经湿得糊成一堆的文件。

“……嗯。”

习惯了,习惯了连这种事情都会搞砸的自己。

“有电子版吗?”

“我没有…部长和副部长有……”

“只能再打印一份了。”那人也给自己倒了杯茶,他斜靠在窗边,衬衫有些湿,裤脚也是湿的。他用手撑着窗台,眉目干净又好看,像雨中一杆碧绿的翠竹。

会被骂。乔一帆在心里重复。“嗯……”

“谢谢前辈。”他补充,站起来向那个人鞠了个躬。

“没事。”那人笑了笑。

乔一帆把那沓湿透了的文件拿上,又道了次谢。

“没事的,你快回宿舍换身衣服吧。”

乔一帆出门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回头。

“前辈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那人正准备开公用计算机,闻言一愣,但立刻笑了笑回答。

“李轩。”


【三】

木恩:一帆你没事吧?

乔一帆对着聊天窗口楞了楞,他缓缓擦干头发,敲打键盘回复高英杰。

一寸灰:我没事。: )

木恩:一帆你知道的,副部长她就是那样,脾气很差,她说的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一寸灰:没事,都是我的不对,耽误了大家的事情。副部长发火也是应该的。

一寸灰:英杰你不用安慰我的,我没事。:)

木恩:嗯。那你早点睡,今天你淋雨了,小心感冒。

一寸灰:好。晚安英杰。

木恩:晚安。


乔一帆躺在宿舍的床上闭上眼睛,副部长尖锐的责骂声仿佛还在脑中回荡,他疲倦地叹了口气,窗外是猛烈的雨声,冲刷着窗户,雨水留下来,汇成玻璃上不停息流淌着的水帘。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雨中的人。乔一帆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回忆那个像翠竹一样笔直站着的人,干净的、清晰的雨声,伞的尖角流淌下的流线型的雨珠,裤脚上湿润的深色,修长的手。

一寸灰:叶修前辈你在吗?方便问你个事吗?

君莫笑:是你啊。

君莫笑:嗯你问。

一寸灰:叶修前辈你认识李轩前辈吗?

君莫笑:哪个李轩?研三的李轩?

一寸灰:我不知道他研几…只知道叫李轩……

君莫笑:长什么样?

一寸灰:高高瘦瘦的,挺温和的…在生物工程办公室。

君莫笑:哦,那就是我认识的那个李轩。你找他有事?

一寸灰:今天他帮了我忙…前辈能帮我谢谢他吗…?

君莫笑:吓死我,我还以为他把你怎么了。

君莫笑:行,下次我见到他了帮你说。

一寸灰:谢谢前辈。麻烦你了。

君莫笑:没事。他就在我们系隔壁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一寸灰:嗯。前辈晚安。

君莫笑:晚安。

【四】

再次见到李轩是在饭桌上,几个系的研究生开了个大包厢围成两桌一起吃饭,叶修牵的头。

乔一帆一进包厢就吃了一惊,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个大一的会被叶修叫来。叶修把他按到自己身边的椅子上对这桌人介绍:

“我学弟啊,乔一帆,大一的。”

一群研二、研三的人起哄:“叶修你要不要脸啊连小朋友都带来!”

“灌酒灌酒!把叶修放倒!”

“小朋友你喝不喝?”

乔一帆手足无措。

他从来没来过这样的场面,一群前辈在那儿毫无风度地互相喷对方,而且这群前辈还是F大里研究生中最优秀的一批。叶修很狡猾,自己不喝,想尽办法让别人喝。一群人见灌不到叶修就来欺负被叶修带来的乔一帆。

乔一帆还没来得及起身逃跑就被人堵在椅子上。

“小朋友才大一怎么就跟着叶修混啊,被带坏了怎么办。”堵他的其中一个人扎着条小辫子。

“诶诶诶小朋友既然被叶修带来了那就喝嘛,来来来雪碧兑一点酒不会醉的。”又一个人凑过来,这个人乔一帆知道,数学系研二的黄少天,在全校很有名。

觥筹交错。乔一帆满眼都是酒杯反射的光和粼粼的酒水。他抬起头四处张望,想寻求能帮助自己的对象,然后绝望地发现叶修自己也被人堵在墙角。

指望不上了。

乔一帆开始后悔,为什么今天遇到叶修听他说“一起去吃个饭”就顺从地跟来了。原来是顺手被抓来分担火力的。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抬头,喝下黄少天递来的玫瑰红色液体。

然后他一转头就看到了第二桌的那个人熟悉的身影。

是他。乔一帆心想。

李轩没有看见乔一帆,他正在和身边的一个人讲着什么。衬衫卷到手肘,一边仔细地剥一只虾,似乎并没有要加入桌子这边的针对叶修的大乱斗的意思。他的手腕轻巧地转过来。酒杯空了,他伸手去拿红酒瓶。

瘦削修长,却让人感觉充满力量。像竹节。

乔一帆在酒水交错中不住地看他,他明白李轩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但却又忍不住去看。这里的人除了叶修和李轩他一个都不认识,但其实李轩也不算认识,一面之缘而已。乔一帆沮丧又自嘲。

我为什么会抱有他会帮我的希望?

是因为被帮过一次,所以心里就直觉、期盼、并以为会有第二次吗?

他也许根本就不记得我。又凭什么帮我?

乔一帆不会拒绝,更不知该如何拒绝眼前这些其实并无恶意的前辈。其实叶修对自己挺照顾的,所以乔一帆心底里并不介意为了叶修喝倒一回。他喝了一杯又一杯。

喝到后来,他连送到自己嘴里的液体是什么味道都感觉不到。

迷迷糊糊中他似乎看见李轩身边那个人指着仍被按在墙边的叶修对李轩说了句什么,然后李轩就笑着站起身,拿着酒杯朝这边走过来。

乔一帆脑袋发晕,他几乎要撑着椅子背才能勉强保持自己的平衡。

他低着头,脑中似乎有根神经在突突地跳着。他想清醒一下看看李轩在那里,但做不到。他觉得头晕眼花。

有人在他面前停下了。

“你是……”熟悉的干净的声音,带着些许疑惑和不确定。

乔一帆觉得自己肯定是彻底醉了,因为他似乎听到了滂沱的雨声,台风猛烈地吹在伞布上,纤维上细小的波纹,有树叶被风刮得摇曳的声音,哗哗地响,还有那个在台风天像香樟一样的声音。雨水落下来,一滴一滴。

他哗啦一下就倒下去了,眼前天旋地转,一片光点。

【五】

 “叶修你喝了那么多怎么一点事儿也没有。”

 “谁让他们都来灌我,他们哪知道我手里那瓶红酒瓶里都是葡萄汁。哈哈哈。”

 “叶修你还能再不要脸点吗。” 

他的脑子里一片混沌,醉酒后的迷茫和昏沉中他感觉这场聚会似乎结束了,有人在说话,就在自己边上。

 “我怎么不要脸了。你不是也没怎么喝嘛。”

 “你连小朋友都带来了,害人家倒在这儿。” 

 “唉。说起来怪不好意思。我本来以为带个小朋友来,你们顾及学弟在场,会对我收敛些,哪知道少天那群人连小朋友都欺负,世风日下。” 

 “……快把小朋友送回去吧。挺晚了,他可不是我们,宿舍快门禁了。” 

他似乎靠在什么人边上,耳边是熟悉的声音。 

 “李轩你帮我一下吧。喏,你看,乐乐还像死狗一样瘫在那儿呢,哥得送送他。”

 “……这小朋友叫什么名字。” 

 “乔一帆。他上次不还让我谢你嘛,应该认得你吧,你就帮我把他送回去呗李轩大大,哥去送乐乐。” 

 “那行,你欠我一次啊。”

 “行行行。”   


室外的晚风吹在脸上的时候乔一帆有些清醒了,他觉得外面很热,有人扶着他。路过阶梯的时候那人轻声说“小心”,然后乔一帆抬脚,那人扶着他走过去。 

乔一帆脑子里晕晕的,那双竹枝一样修长好看的手支着他的手臂。他微微抬头,路边的路灯光是白色的,照到那个人脸上,柔和的白色的一片。 

 “李轩……前辈。”他勉强发出声音。

 “嗯,我送你回去,你在哪幢宿舍楼?”他听到李轩在说,脑子晕着,声音似乎就在耳边,又似乎远在天际。

 “3号楼519……”

 “好。”

乔一帆抬眼想让自己清明些,但身子却不听使唤的沉重,他被李轩扶着走,看着李轩在柔和白色灯光下的脸。他突然就很想和李轩说话,但又担忧与迷茫于不知该说什么。

 “你认识叶修啊。”李轩突然说。

乔一帆很想把脑袋往大学里的观赏湖里浸一浸让自己清醒些。他努力使自己因酒精而转动缓慢的大脑组织语句。 

 “我和叶修前辈……是一个中学的。我现在……也和他一样学临床医学。” 

 “怪不得,看你们挺熟的。” 

 “别老跟着叶修,小心被他带坏。”李轩笑了笑补充。

 “叶修前辈……挺好的。”乔一帆忍不住想为叶修挽尊。

 “好还把你带来喝酒啊。”又是阶梯,李轩提醒了他一下。

 “……”乔一帆沉默了。

 “小孩子别喝太多酒。”李轩淡淡地说,学校的林荫道上寂静无人,翠绿的树笔直地立在道边。 

 “我成年了……”乔一帆轻声说。 

 “大一难道不是小孩子?”李轩看了他一眼。 

 “……前辈们让我喝……” 

 “他们灌你,你就喝?你怎么不找人帮忙?”

 “叶修前辈……被堵在墙角……没看见我。” 

我想过要来找你。

但后来没有。 

林荫道上偶尔有几声蝉鸣。夏末的风轻轻吹着,似乎把脑中的一团晕乎吹散了些。李轩的脚步声稳又规律,那双修长的手就这么扶着他,在白色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惨白,但还是那么好看。 

 “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来找我。”李轩淡淡地说。

乔一帆低下头,觉得有些高兴,浅浅的,像乳白色的路灯光,笼在安静的林荫道上。   


安文逸打开宿舍门的时候惊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一帆怎么了?”

 “喝醉了。”李轩把乔一帆交给安文逸,“你是他同学吗?” 

 “是的。麻烦你送他回来了。” 乔一帆是真的累了,特别是一路上还竭力集中注意力和李轩说话。他靠在安文逸身上,几乎是立刻就要沉沉睡去。

李轩往外走了两步又回来,他拿起宿舍门边上的记事贴和笔,写了一串号码给安文逸。 

 “让他睡一觉应该就好了。”他出门,“还有什么事让他打我电话吧。”   


【六】   

 
“李轩前辈,我是乔一帆,昨天真是十分感谢,请问我明天可以请你吃顿饭吗?” 

乔一帆坐立不安,以至于下午上课都频频走神。上午发给李轩的短信一直都没有回复。乔一帆从忐忑、不安一直到沮丧、失望。手机静着,没有任何新消息。

乔一帆开始后悔了,他也许不应该再去打扰别人的。研三很忙吧,或许昨天李轩就已经不耐烦了,客套话谁不会说?

更何况是对一个与自己并无瓜葛的后辈。 

乔一帆后悔极了。他觉得自己太蠢了,不懂得看人眼色。 

短信音响起,乔一帆害怕地拿起手机。 

 “尊敬的用户,您本月免费流量已使用xxMB……” 

乔一帆叹了口气,他又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没用。   


 “抱歉,今天白天都在实验室里,关着机,刚刚才看到短信。这两天实验有些忙,周三行吗?” 

收到短信的那一刻乔一帆差点从床铺上跳起来,安文逸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那……周三中午行吗?”乔一帆快速回过去。 

 “行。周三联系你。”   


吴羽策脱下实验室的白大褂,回头看见李轩靠在实验室的门边,若有所思地摆弄着手机。

 “怎么了?”他问李轩,“你打算把白大褂穿出去啊。”

 “有个小朋友说要请我吃饭。”李轩点了点手机。 

 “男的?”

 “嗯。”李轩脱了白大褂,“叶修的学弟。” 

 “你可别……”吴羽策压低声音在李轩耳边说笑了一句。 

 “闭嘴吧你。”李轩横了他一眼,抬手关了实验室的门,“走吧,去教授那儿。”



tbc

评论
热度(127)